郑州头条

新诺贝尔奖作家汉德克,他的文学为什么不好读?

小说以这样的句子开始的:“当安装工约瑟夫·布洛赫——他以前是个著名的守门员——上午去报到上班时,他得知被解雇了。”这是一个平常无奇的句子,顺着其中的逻辑,我们渴望得知这一切发生的原因,“至少布洛赫是将下面这件事情理解成了这样一个通知:当他出现在工厂门口时,工人们都在那里站着,只有正在吃早餐的工头抬头看了他一眼;然后他就离开了建筑工地。”一种混乱从这里开始的:解雇是如何发生的?工头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别的暗示?还是说,布洛赫心领神会了这种解雇的信号?

奥地利作家彼得·汉德克(Peter Handke)在《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》中写到了这样一个没有意义的小说人物,布洛赫某一天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,因为他觉得自己被解雇了。他走到街上,漫无目的地闲逛,中途还与一位电影售票员发生了关系,随后无缘无故地掐死了她。他多次改变主意,乘车离开了城市,来到了边境,看到了自己的通缉令,但是最终的追捕并没有到来。故事结束的时候,他去运动场看一场球赛,裁判正在判罚一个点球。作为一个著名的前守门员,他对此做了一个分析,大意是说,守门员如果了解射手的话,就会知道他会选择哪个角度射门。如果射手同样在揣摩守门员的心思,足球可能就会射往另外一个角。但是,如果守门员与射手的考虑的思路一致的话,他们就要重新考虑了射往哪个角度了,“事情就是这样继续着,不停地继续着”,似乎永无休止的可能,陷入一种永恒递归,循环往复的困境。

这是一篇消解了任何意义的小说。小说中所有的人物、物体和情节都是扁平的、主观的、无生命的。他们只能通过主人公布洛赫的主观视角赋予一种独特的意义。从小说中那个最为骇人的杀人片段来看,我们可以作一个冷酷而理性的解读,正是因为那个女人被布洛赫掐死了,反而彰显了一种模糊的意义,否则她的存在与他看到的任何物体一样,都是冰冷无意义的。当然,这种被赋予的意义也显得很勉强,因为这段杀人案也并没有得到正义的惩罚,至少在小说结尾中,我们也看到布洛赫对这件事情没有过多的想法,更不要奢望他的忏悔,他反而对那个点球的分析赋予了很多的想法,对一个前守门员而言,这个点球比那个被杀死的女人和通缉令重要多了。从一种普遍的公共道德看,我们通常会认为小说结尾处这个杀人犯会被绳之以法,但是从作者的立场看,他不想对这件事有过多的叙述。换句话说,无论小说的作者,还是普通读者,我们只会从自己的立场看待事物,有选择性地赋予某些事物意义。我们的生活都是经过自己的选择过的,我们只会关注那些自己感兴趣的事物。其他于己无关的事物,我们会选择视而不见。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