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头条

诗词中国丨这首诗,我们误读了它千年

公元 793 年,安徽符离县之南,一对男女依依惜别。这已经是二人第二次离别。风中夹杂离愁别绪,吹乱发丝,吹翩衣袂。

女孩是男孩的初恋。那是十一年前的惊鸿一瞥,彼时的男孩未及舞勺之年,女孩也未及及笄。惊艳到男孩的,可能是容貌,也可能是身影,更可能是她诗一般的名字——

湘灵。

情窦初开的年纪,总是单纯的。 他们临池而坐,观鱼戏水; 寻草而躺,看云猜形。 那时的他们没有烦恼,不想未来,眼中只有彼此,目光所及只是当下。

从男孩的回忆中看,那时最多的镜头,就是笑。

但符离不是男孩的终点,他的雄心壮志早已显露。四年之后,男孩以及舞象之年,准备游历大江南北。

出发,意味着舍弃温柔乡,告别意中人。

数着心上人回归的日子,是最难熬的,熬过去就是爱情,熬不过就是遗憾。

女孩熬过去了。

三年后,男孩归来。稚气已脱,已经是大人了。

女孩也亭亭玉立,更加标致。

他们又这样相伴了四年,这四年,依旧是笑观池中鱼跃鱼沉,坐看天边云卷云舒。

但他们的感情中,已不像刚开始那样纯粹。 横亘在他们中间的,有一道坎。 这道坎,名叫门第。

男孩出身官僚家庭,女孩只是贫下女。灰姑娘的故事仅存在童话中,现实生活中,门当户对才是生活是否“幸福”的第一要义。

多年之后,男孩回忆起这段恋情,仍然对世俗礼法怀恨在心。这些想法在他的诗词中亦有体现。

公元 793 年,男孩赴仕途。这意味着二人再次分别,这一别,不再是短暂离别,而是诀别。

符离之南,荒城古原。二人执手相看泪眼,深知此去经年,必将物是人非。我们不知道男孩转身离开的刹那,女孩作何感想。但我们知道,男孩心中,是满腔不舍。佛曰人生有八苦,爱别离犹如刮骨割肉,钻心之痛。

也只有在大悲或大喜之时,咏叹出的诗句,最为真情。

男孩也不例外。他将浓浓的离别之情,化作淡淡的诗句,看似轻巧,却情透纸背: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